今天是:2018年11月16日 星期周五
当前位置: 首页 > 企业文化 > 员工天地
贷款抵押率的风险悖论

抵押率又称垫头,是抵押贷款本金利息之和与抵押物价值之比。合理确定抵押率,是抵押贷款管理中的一项重要内容。通常,银行在确定抵押率时,会重点考虑贷款风险。贷款风险与抵押率成正向变化。抵押率越高,风险越大,抵押率越低,风险越小,所以贷款人一般会以合理控制抵押率来控制风险。以我行为例,纯土地抵押最高60%,房屋抵押最高70%,抵押率越低,风险越小。但在我行,由于各种原因,存在着不少既有抵押贷款又有保证贷款的客户,为此,笔者在此就该类客户的抵押率风险进行探讨。

在笔者身边发生过这样一个类似的案例:A企业在B银行有抵押贷款70万,抵押物估值100万,由C企业担保的保证贷款50万,现A企业破产清算,抵押物拍卖得价款200万,拍卖所得价款首先支付B银行抵押贷款,B银行剩余50万保证贷款作为普通破产债权参与债务分配,由于民间融资活跃,A企业参与破产分配的债权额众多,普通破产债权的分配比例只能达到10%,致使B银行的50万保证贷款大部分得不到A企业的清偿。

这就形成了一个贷款抵押率的风险悖论:为了控制贷款资产的风险,将贷款抵押率控制在70%,但正由于这一风险控制,抵押在B银行的资产却不能优先清偿B银行债权,反而提高了贷款风险。当然我们可以提高抵押物的评估价,但由于土地房产等固定资产价值的不断变化,我们抵押时的评估价往往跟不上处置时抵押物价值的变化,因此能否在合理确定评估价以外另找一条出路。笔者查询了相关的法律条文。

《担保法》第二十八条 同一债权既有保证又有物的担保的,保证人对物的担保以外的债权承担保证责任。

《担保法司法解释》第三十八条 同一债权既有保证又有第三人提供物的担保的,债权人可以请求保证人或者物的担保人承担担保责任。当事人对保证担保的范围或者物的担保的范围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的,承担了担保责任的担保人,可以向债务人追偿,也可以要求其他担保人清偿其应当分担的份额。  

同一债权既有保证又有物的担保的,物的担保合同被确认无效或者被撤销,或者担保物因不可抗力的原因灭失而没有代位物的,保证人仍应当按合同的约定或者法律的规定承担保证责任。   

《物权法》第一百七十六条 被担保的债权既有物的担保又有人的担保的,债务人不履行到期债务或者发生当事人约定的实现担保物权的情形,债权人应当按照约定实现债权;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债务人自己提供物的担保的,债权人应当先就该物的担保实现债权;第三人提供物的担保的,债权人可以就物的担保实现债权,也可以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

提供担保的第三人承担担保责任后,有权向债务人追偿。

从以上法律条文,并就我国司法原则:“上位法优于下位法”,“新法优于旧法”。《物权法》是新法,是上位法。可以发现,同一债权既有物的担保又有保证,债权人可以按照约定实现债权,没有约定或约定不明确的,债权人先就该物的担保实现债权,因此,我们完全可以实现处置抵押后就剩余债权要求保证人清偿。笔者认为,针对抵押跟保证贷款并存的信贷资产,我们能否探索一条新的贷款担保方式:在抵押物的评估价值内,提高抵押率,该抵押贷款同时由保证人提供连带责任担保,如此一来,在一定程度了避免了抵押资产无法优先偿还银行债务的弊端。

回到上面的案例,如果A企业的120万贷款中100万使用抵押同时由C企业连带责任保证,估价内的100万可以优先清偿B银行,在提高抵押率的同时,提高了银行债权在破产债权的清偿顺序,有效的降低了银行资产的风险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