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年10月18日 星期周四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财经资讯
人大常委呼吁个税改革考虑地区消费标准等因素

来源:中国新闻网  时间:422

 

备受关注的个税法修正案草案,昨天经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分组审议。常委会组成人员围绕起征点、税率等热点问题展开讨论。参加审议时,许多委员呼吁尽快启动个税综合改革方案。

-焦点

3000元起征点高还是低

3000元已适度超前

贺铿委员认为,3000元的扣减标准依据比较科学,以城镇就业者人均负担消费支出额作基本参考,与多数国家一致。有的人说提到5000元,甚至10000元,没有科学依据。

张柏林委员希望,从长远考虑,建议以后起征点不再做调整,而通过降低税率来保障低收入人群的利益,比如降低到1%

李连宁委员说,从给出的数据测算,今年人均负担为每月2300多元。现在将起征点提到3000元,已经适度超前了,还是有一定空间的。当然,随着物价指数上涨,随着工资倍增计划的实施,很可能接近3000元的速度会很快。

4000元起征更合适

严以新委员建议适当再放宽一些,起征点能否调整为3500元。他认为把起征点适当提高一些,可以避免两年后再调,尽量避免一部法律频繁修改。

辜胜阻委员在审议时介绍了社会上对调整起征点的看法。他表示,不少人觉得3000元的起征点还不是很高,绝大部分人认为这个改革还不过瘾。辜胜阻认为,这次改革是一个非常好的开端,开启了收入分配改革的序幕。

金硕仁委员说,目前个人所得税的征收情况是,高收入阶层都远远超过了起征点,而中低收入人群大量在这个起征点附近,提高个税起征点后,可以减轻大批普通劳动者的税负。他建议将起征点调整为4000元更合适。各省市自治区可以根据本辖区财政实际情况,最多上下浮动1000元。

列席审议的全国人大代表赵治海也建议再适当提高起征点。

-建议

按平均工资定起征点

谢克昌委员建议,以上一年全国社会平均工资为个税起征点。因为平均工资既是全国职工工资水平和生活水平的客观反映,也是全国主要经济指标的综合晴雨表。即使存在通胀,起征点也将随着社会平均工资增加逐渐上调,不至于给普通工薪层增加过多负担。

贺旻委员建议,在上一年社会平均工资基础上,乘上平均负担的社会人口数,再加上预测的物价增长指数,作为起征点,可增强合理性且不必经常修改法条。

4500-9000元征15%

现行个税税级第三档是2000-5000元,税率15%;改后为4500-9000元,税率20%。贺一诚委员说,该档是普通白领中管理人员的水平,调后反而多交税。这会打击中等收入人群积极性,建议第三档保持15%税率。

方新委员说,调整税率级距影响最大的是收入在9000元到2万的人群,税率从20%增至25%。他们多是以工资收入为主的各行业骨干,是否要增加其税负?建议给低收入者减税,中间部分稳定,高收入者加税。

-论说

能否拿出改革时间表

用统一提高起征点的简单办法征税,看起来公平,实际上则是不公。参加审议时,贺铿委员提出自己的观点,他认为因家庭负担系数有别,收入来源多元,地区消费标准也不同,现在个税办法并没有全面考虑这些因素。

对此,任茂东委员也鲜明地表示:税收征管部门认为目前没有条件来按家庭负担扣税的问题,其理由并不充分。他认为,金税工程国家投入了大量经费,国家财政、税务部门的装备是世界一流的计算机和办公网络系统,硬件完全足够。

他阐述理由称,早在国家十五规划纲要就提出建立综合和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度的目标,十一五期间进一步明确实行综合和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度。而个人所得税法虽历经几次修改,到目前以提高起征点为主要手段的个税改革至多只能算是小步前行,至今尚未落实十年前国务院就提出的建立综合和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度的目标。

有关部门应知道自己应负的责任。关键还是改革的动力和决心缺失。任茂东称,几乎没有人喜欢直接从自己的收入和财产上收税,但世界上凡是收入和贫富差距小的国家的经验都表明,如果不按家庭负担扣除来征税,不在降低商品消费税这类不易察觉的间接征税上下大工夫,但又大幅增加公民个人收入所得税,想造就一个收入和财富差距较小的国泰民安的社会,这并不太可能。

如果现在拿不出来最终的改革方案,能否拿出一个改革的路径和时间表?李重庵委员说,建议加快建立健全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度。不要每次只是做一个简单的数字改变。只要制度完善了,经过一个统计和调整机制,国务院就可以自己定,根据全民收入和消费以及物价水平的整体情况,及时浮动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