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年5月23日 星期三
当前位置: 首页 > 企业文化 > 活力合行
农合行大门朝农开——“小横眼”讲述种瓜经历

全因为这圆圆的西瓜

 

我叫顾仲跃,今年48岁,我是蜜橘之乡黄岩头陀镇汇头村人,我现在在上海市崇明岛承包瓜田,种植大棚西瓜。“小横眼”是我的绰号,也是我的“知名品牌”。因为我现在在地方也算是“名声在外”了,我的人生有些戏剧性,我的名字还上过地方报纸的头条呢!

今年我承包了32亩田,在合作银行贷了6万元,赚了20多万元。明年我计划扩大到46亩田,于是我到黄岩农村合作银行贷了5万元,准备继续大干一场。

说起我与黄岩农村合作银行的结缘,可全因为这圆圆的西瓜。

我个儿不高,父母早已双双过世,以前有什么?可以说一无所有,一间老木屋,家徒四壁,自从兄弟自立后,我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经常是顾得了上顿,顾不着下顿。一直以来是靠种田、养牛、打零工过日子,然而我人生的转机终于在2003年因为种瓜出现了,从此我的命运就这样被这个圆圆的西瓜改写了。

 

一股暖流在心头激荡

 

那一年,我们黄岩的大棚西瓜种植正逐步升温,我与人搭伙在上海承包了26亩瓜田,当时需要五六万的成本,后来在村联络员老牟同志的推荐下,我来到“合作银行”——对,当时实际上叫头陀信用社,可在咱们地方老百姓的口语与心目中,是一样的,反正都是具有国家信用,是合法靠硬的。当年我申请了8000元,管片信贷员小秦也是刚接手我村不久,人很和气,他简单地问我包了几亩田,需要多少成本,然后,大约用了半个小时左右,就给办下来了。

从那一刻起,我就对信用社由心底里涌起一股暖流,而且这股暖流至今一直在激荡着我,使我这七八年间一直不断地成长,不断地进步!

当年,我们净赚了五六万,我也因此淘得了“第一桶金”。转年我就单打独斗了,又从头陀信用社贷到了3万元的信贷资金,把种植规模扩大到20亩。尽管当年由于未把握好采摘时机,在瓜价上大大吃了亏,但好歹还是赚回8万元。到了2005年,瓜田遭受了强台风的多次袭击,瓜棚薄膜被吹得一塌糊涂,但仍取得了好收成,一下子又赚了15万元。

那年,我们村的许多村民都发了瓜财,按照我们村长的统计,当年种瓜户有48户,总额起码赚了200万元,于是,我们村民当时商量着要做锦旗送到信用社里去,后来被他们客气地谢绝了。也许他们认为,这是再稀疏再平常的事儿。

我们种瓜致富的故事还上了《台州日报》的头条,我就是其中的一个典型呢。这张报纸我现在仍然珍藏着,这可是我一生的荣誉啊。

后来,我村的种瓜户迅速由48户发展到100多户,整个村都被带动了,村里青壮劳力基本上都外出种瓜去了!他们每户得到了合作银行35万不等的贷款支持。

“小搞搞”险些坏大事

以前,曾听人说有些银行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但我现在不这样看了,因为银行需要稳健经营,降低风险。关键是人与人之间需要相互了解与相互理解,要将心比心,换位思考,因为银行也是人办的。而且在农村,一个农民,你基本上不可能在其他银行贷到款,只有合作银行的大门,一直对着我们老百姓的家门,向你敞开着。我们应该值得庆幸。2008年,黄岩合作银行又推出了“外出务农创业贷款”的信贷新品种,听说实际上这是专门针对象我这样的外出瓜农们量身定做的。现在,我周围有越来越多的人都陆续改行,外出种西瓜去啦!

记得有一次,正值酷暑,有邻居从黄岩老家回来传话给我,说:“小横眼,小秦说了,明年不再贷款给你了!”我当时一听,傻了!原来因为我平时农闲有“小搞搞”的坏习惯,不想竟被远在千里之外的信贷员小秦“听”到了。当时我有点慌,啊呀,坏事了!于是我赶忙抽空回了一趟家,一下车就直奔合作银行二楼的信贷办公室。当时小秦正在办公,见了我,与我打了招呼。我忙向他解释,说自己只是与自己相熟的邻居们“小赌赌”。小秦他向我举了许多例子说明了赌博的危险与危害,以及对个人自身信用的影响。最后,他还是原谅我了,我也向他保证以后不再这样了。

现在好了,2008年我拿出了30万元,托人帮我造了2间三层楼,全框架立柱的,在当地也可以算得上场面的了。今年,我又花了五六万把里外装修了一下,再出租,年租金接近1万元。去年我还买了一辆轿车,我现在是每天跟城里人一样,开着轿车下田“上班”喽!

我们的事还会有新的续集

虽说我现在已是人到中年,近几年向我说媒提亲的也是不断,可越是自身经济条件好了,我心里越是不着急,一个人也挺自在的,但如果碰到合适的,我还是考虑“想要一个家”了。

再说说另外一件事。

2004年,那时可能还没有《天下无贼》这部电影,可那时我真的就象电影里的傻根一样,每年秋后回家或初春出门,我都把现金一刀刀装进女人的长统丝袜,排成一串,象腰带一样系在身上,然后上汽车、转火车,小心谨慎地辗转于旅途。

有一次回家,当我在合作银行营业场解开腰带里的6万余现金时,恰好被柜台营业员发现了,她说我这样太危险了,劝我以后要用电子汇款。据说这事后来经小秦向上面反映,合作银行总行在《告外出瓜农书》中,就特地提醒到,要我们碰到大额现金时一定要交存银行,而避免遭偷、抢及水蚀虫蛀等。

后来,小秦他又推荐我办了一张丰收卡,这样好了,大上海的自动取款机多着呢,刷卡取现方便着呢。

当然,在村里的所有瓜农中,我还算不上大户,顾梅友、郑再学、赵宝春他们一年都可赚到50万以上,象赵宝春这些年来总收入早已超过了200万元。

我从当年不名一文的小混混,到外出种瓜致富,并因此与农村合作银行结下了不解之缘,一晃七八年过去了。我相信,无论现在还是将来,我与合作银行之间的缘还未尽,还会有新的续集。